会内监督是自我教育的重要保障
—试论会内监督与自我教育的关系
作者:凌志远 发布时间:2009-06-01 00:00:00 点击率:
    甲型H1N1流感病毒开始在全球蔓延,红色警报已经响起。一些与甲型H1N1流感病人紧密接触者被医学隔离一周。观察发现,许多与甲型H1N1流感病人紧密接触没有染上这种让人谈虎变色的”瘟疫”,而有的却不幸染病甚至死亡。这是为什么呢?究其原因,每个人对病毒的抵抗力是不同的。对病毒免疫力强者,在甲型H1N1流感病毒面前“我自岿然不动”。免疫力差的却“弱不禁风”,患病遭难。面对生物病毒尚且如此,何况政治、思想病毒呢?我们民建要提高组织的整体素质,加强肌体的政治抵抗力,必须开展经常不断的自我教育活动。而会内监督是自我教育的重要途径。因为会内监督可以调动自身的免疫细胞对外界病毒的抵抗力,减少“生物排斥”反应。
    为什么会内监督是开展自我教育教育活动,提高我会自身素质、加强政治免疫力,提高思想抵抗力的有效途径呢?
    为了搞清楚上述问题,我们首先必须知道,何谓会内监督?什么是自我教育?
    会内监督是指会内各主体(包括全体会员和本会各级组织)之间,依照会章和会内法规相互监察、相互督促的活动。会内监督是凭借一定的组织、一定的载体、一定的形式开展会务公开,通过会务公开,让广大会员群众了解本会的性质、本会的活动、本会的日常运作,自觉将会的工作置于会员的监督之下。比如通过成立的会内监督领导小组,开辟会务监督网页和会务公开栏,设置会务公开监督电话,对本会的机构、会务、财务等进行的全方位、多角度、全透明的立体式公开,真诚地欢迎广大会员对本会开展内部监督工作,满腔热情地接受大家的意见,就能体现了会内监督的形式与内容。
    新一届市委会成立以来,制定和完善了一系列规章制度,为开展会内监督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这样的会内监督活动,实质是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,以法律为准绳,以会章为指针,以会内民主为基础,以会的各级领导机关、领导干部为重点对象,以制约和保障权力的行使为核心,其目的是让会内生活按照既定的制度规范运行。
    什么是自我教育?本会的自我教育是指各种认知材料通过社会各领域、各部门大环境多个管道,来到我们大脑中记忆的闸门或思想过滤器前加以确认。这个思想闸门或思维过滤器,对来到的各种认知材料,依照个人特定的价值取向进行整理,这个“整理”过程,便是“自我教育”。自我教育有广义和狭义之分。狭义的自我教育即自我批评。广义的自我教育实质上是指受教育主体以一定的世界观和方法论,认识主观世界和教育自己的全部过程,亦称自我修养过程。即人们以自己已经形成的思想品德为基础,而提出一定的奋斗目标,激励自己去实现这些既定目标,并评价自己实践结果的过程。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,自我教育逐步成为本会的“三大优良传统”之一,在全会的思想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在新的历史时期,随着改革的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,尤其是在四个“多样化”即经济成分和经济利益多样化、社会生活方式多样化、社会组织形式多样化、就业岗位和就业方式多样化的新形势下,人民内部矛盾呈现复杂化的趋势,这就需要我们在自我教育中贯穿“以人为本”理念,使思想教育真正发挥实效。
    自古以来,人们都十分重视自我教育。在我国传统文化中,儒家所倡导的自我修养方法中,已经包含了自我教育的因素。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省也”就反映了自我教育的思想。
    中国古代思想家孔子要求人们“志於道”,强调立志。要求大家“择善而固执之”。他还提倡“内自省”,“内自讼”,要求人们自觉地改过迁善。《大学》说的“君子必慎其独”,也是一种自我修养的功夫。孟子强调德性涵养要依靠“自得”,他说:“君子深造之以道,欲其自得之也。自得之,则居之安;居之安,则资之深;资之深,则取之左右逢其源。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。”
    由此可见,会内监督与自我教育是有明显区别的。不能用自我教育代替会内监督。自我教育是通过增强会员的自觉性,依靠其内在的政治觉悟、主动制约自己的行为,以激发人主观上的自觉性。而会内监督对被监督者来说,是依靠外力来制约其行为,不是以个人主观愿望来进行的,具有客观上事实上的强制性。一个是自律的行为,一个是他律的行为,两者从施力方向上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 自我教育是会内监督的基础,会内监督是自我教育的重要保障。如果不进行自我教育,是非混淆,良苦莠不分,组织管理工作制度松散,或者有关制度在执行中流于形式,必然会出现各种违纪违法现象,也难以实施有效的会内监督。没有会内监督,就不能对违纪违法行为进行斗争,使组织肌体受到侵蚀,失去政治免疫力,被时代所淘汰。
    会内监督运用舆论力量,公认伦理、纪律、规则制约会员行为,具有他律性、强制性的特点。会内监督不但是被监督主体受到了思想教育,也使监督的主体本身受到了自我教育。监督者将他们自己对本会的意见反馈给受监督者,反馈的过程就体现了他的价值指向,反应了他的观点、反应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这也是一种自我教育行为。
    有人认为,会内监督就是权力监督、就是会纪监督。这种想法具有片面性。会内监督不仅仅是查处案子,处分会员。会内监督更有效的方法还有如舆论监督等其他形式。那种认为会内监督就必须是居高临下、监督者一定要凌驾于被监督者之上的观点,是把监督中的一种含义绝对化的结果。人们通常根据监督的依据,行使监督的主体、监督的手段等不同,把监督分为不同类型。会内监督如果从主体关系的视角看,还可以看到监督的不同用法:一是上级对下级的监督;二是平等主体之间的监督;三是下级对上级的监督。应当说,监督的主体不同,其含义也就有所不同:上级对下级的监督是为了行使管理权,故具有管理的功能与含义,特点是权力对权利的监督;平等主体之间的监督是为了相互制约,因而具有制衡的功能与含义,其中包括以权力制约权力,也包括以权利制约权力;下级对上级的监督则是为了提请上级注意其行为,具有提示的功能与含义,这种监督具有参与管理的功能,特点是以权利制约权力。
    会内监督对开展自我教育存在明显的优势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其一,会内同志学习在一起,谈心在一起,工作在一起,交流时间多,接触范围广,互相了解深,“唱戏的瞒不过敲锣的”,有利于互相监督、互相帮助。其次,会内监督“同志加兄弟”,便于开诚布公,容易做到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言者无罪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”。会内监督互相了解,彼此对缺点了解深刻,便于帮助。开展会内监督和自我教育活动,有利于把本会建设成适应新世纪多党合作的要求参政党。
版权所有:中国民主建国会杭州市委员会 备案序号:浙ICP备12035437号
设计制作及技术支持:杭州网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580号


您是第位访问者